?400-180-5980

律師行業稅務解決方案

首頁    案例分享    律師行業稅務解決方案

截止去年,怎樣合理避稅,據報道,全國執業律師人數已超過三十多萬人 全行業業務收入2000多億。全國創收過億元的律所已有幾十家,北上廣的律所合伙人年創收過千萬的也不在少數。比如北京有律所1782家,律師23776名,創收97.61億元,人均創收41萬元;上海有律所1222家,律師16692人,創收89.1億元,人均創收56.3萬元,位列全國首位;


雖然各地因為經濟水平差異,人均創收有差異,但無可厚非,經濟發達地區和業務能力強的律師收入非常大。國家稅務總局在2001年就將律師行業列入了高收入行業之列。但是現有律師行業管理模式和財務管理水平,在雇員律師和兼職律師按月繳納個人所得稅的方式下,以及合伙人收入集中,繳納稅款也集中的形式下表現得尤為突出。多年來中國律師業主要實行核定征收,不管收入多少,按照核定率進行交稅。即使有部分是查賬征收,也是虛構很多費用發票進行沖抵收入和利潤進行少交稅款。


律師行業稅務解決方案


主要財稅問題和風險:


在查賬征收模式下,個人所得稅以及增值稅的計征依賴于從律所內部以及外部取得的各項收支發生的憑證,諸如,辦公室租賃費、工薪律師工資薪金、律師差旅費、辦公用品購置、會議培訓費用等等。一些律所購買“發票”抵扣成本,這種做法在“營改增”后,必須徹底杜絕,否則律所負責人將面臨嚴重的刑事責任。隨意找或購票沖成本費用的做法存在虛開風險。作為律師,虛開虛受發票的法律風險應該非常清楚。


少列、分解營業收入,不繳、少繳增值稅。一是不開具正式發票,直接向當事人收取代理費、顧問費等,隱瞞營業收入。二是采取費用抵頂收入的方式來少計收入,一些律師事務所將辦案中的費用發票直接向委托方報銷,而事務所只就差額部分計算營業收入申報納稅。


未扣、少扣雇員律師的個人所得稅。實際工作中,事務所帳面上雇員工資剛達起征點,其應得收入通過虛列差旅費報銷等方式領取,由于實行核定征收方式,事務所只就出資人所得部分繳納了個人所得稅,少扣繳了雇員應納的個人所得稅。


現在的稅務環境和國家稅務政策發生了巨大變化,稅務要求越來越嚴格,過去律師行業的財稅處理已經嚴重不再適用。


隨著2012年“營改增”后,律師業被納入“鑒證咨詢服務”,一般納稅人適用6%的增值稅稅率。律所由“營業稅”轉變為“增值稅”。律所屬于服務行業,主要成本費用是人工,即使有外包咨詢服務,但很多是個人提供的服務,沒有發票,需要按照勞務報酬幫其代扣20%以上的個人所得稅。所以沒有多少進項發票進行抵扣,導致增值稅負增加。


國家連續發文,關于強化律師事務所從核定征收變為查賬征收,要求如實進行納稅義務-國稅發[2002]123號: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強化律師事務所等中介機構投資者個人所得稅查賬征收的通知(國發〔2015〕57號取消“對律師事務所征收方式的核準”政策依據)


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2年第53號:國家稅務總局關于律師事務所從業人員有關個人所得稅問題的公告。


所以律師事務所和律師合伙人等再用以前方式進行財稅處理已經落伍,其稅務風險巨大。目前已經有很多律師事務所因為需列費用,少代扣代繳個稅等問題被稅務稽查處罰。



律師事務所,律師分為合伙人律師,雇傭律師,兼職律師等。主要以律師合伙人為首,帶領各個小組,進行律師服務。尤其是高收費水平的非訴經濟業務,證券經紀律師業務,往往也會咨詢更高水平的外部律師專家進行合作。在我國,對于緊密的勞動合同合作框架下的業務模式,有著嚴格的稅收制度。員工對于從律所獲取的收入,需要繳納最高45%的個人所得稅;對于員工從律所所取得的福利,都是征稅范圍;對于員工繳納社保等行為,完全沒有任何靈活操作的空間。


所以,從提升團隊主動性,提升團隊生產效率,降低團隊稅務成本這三個角度來看,將一個大團隊小組化(阿米巴組織化),將企業內部功能外部化,將雇傭關系轉化為合作關系,似乎是我們提升這個行業的重要手段。



比如兼職律師和合作關系的稅務成本對比


兼職雇傭關系

合作關系

報酬=50000元;

個人所得稅=10000元;

兼職律師實際到手收入=50000-10000=40000元;

服務費=50000元;

稅金=50000*7%=3500元;

合作方兼職律師實際到手收入=50000-3500=46500;多到手6500元。

且可以開具50000元專用發票給到律師事務所,律所可以抵扣增值稅=50000/1.03*0.03=1456元。

所以整體稅負降低了10000-(3500-1456)=7956.足足少交近8000元稅金。


對于一個以人為主的行業來說,如果能夠在不增加公司總成本的情況下,通過調整業務合作關系,顯著的提高團隊的收入,對于整個行業的發展,將會起到極為重要的作用。


所以如何解決律師事務所收入增值稅抵扣少的問題,以及合伙人律師高分紅收入,雇傭律師高工資收入,兼職律師的勞務收入帶來的較高個人所得稅等問題?

解稅管家的個人獨資企業工作室模式,為律師行業提供了完美的解決方案。



方案具體內容:


將機構內部功能進行小組化(阿米巴組織化),明確工作內容和利益分配機制;


將各個小組企業化(解稅管家的個人獨資企業,核定征收);


將小組收益,通過解稅管家的個人獨資企業進行分配;


律師事務所本身和合伙人律師可以將原來采用對外咨詢或者外包的或者一些無法取得費用發票的成本可以采用和工作室合作的模式,取得發票,進行稅前抵扣,降低稅負,合理避稅。


雇傭律師,也可以適當改變商業模式,采用工作室,降低社保和個稅壓力。


兼職律師,可以用工作室的模式與律所進行公對公的合作,在滿足一定條件下,可以向律師事務所開具增值稅專用發票,有效降低律師事務所開具發票的增值稅稅收成本;


2018年7月14日 09:51
?瀏覽量:0
?收藏
欢欢喜喜一波中特